沧沧白霜

关于相爱相杀的cp们

首先他们一定是有冲突的
而冲突的原因或者说根源可以很明显的将相爱相杀们分为二波。
一类他们相互理解相互欣赏但是由于各种不可抗力站在了对立面上。这类人虽然相互斗争但殊途同归,在精神意识形态上是达成共识乃至一致的。这些cp间的斗争不会伤及本源,或者说在双方都坚持自己的立场的情况下是可以因为外部条件的改变化敌为友乃至上升到恋人的。虽然会有冲突但是属于情趣爱好。
而另一类则不然。从本质上二人就天差地别。他们无论世界如何变动只要相处就会不可避免的发生碰撞冲击,如果双方不相互退步绝对无法共存。他们不一定无法理解对方,但认同在这种类型的二人中是不可能存在的。所以上文提到的是退步而不是理解。而且二人相冲突的也绝非三言两语轻描淡咸可以描述的小事。基于此,那相互退步之后他们还是他们吗?这就很难定论。所以只要在和平的一起那ooc是不可避免的。当然如果你只想走肾当我没说。

说给某国产同人

我说某个圈子的人怕不是巨婴哦。一方死亡的梗少见吗?又不是虐杀也没有细致描写就是陈述一个事实至于这么高潮吗?还什么为死而死?拜托,一边文章的主要线索可以当作不存在?可以不要主要矛盾?再说,本来就是类似怪谈的东西,这么嚎怕不是没见过世面哦。还有一遍承认人家的文一遍把人家踢出圈子也是很棒哦。也对,你圈也没什么有水平人不崩的厉害的正剧文。还站队?讲道理不爱看就别看啊。作者整体风格一致的厉害,一遍恶心一遍看完也是很强的操作了。就不懂你圈哪来的底气,整体low的不行还有一群戏精圈管。也不知道是谁惯的。
讲道理,只要不抄袭,爱写什么是作者的权利。当然读者也有评价的自由。但是因为一个作者写的角色不符合一些人天真到可笑的幻想就diss人家要求退圈道歉,大概是脑子不太好吧。如果这也能叫捍卫圈子那这个圈子不混也罢。

狗粮大队长神乐小姐姐(/ω\)
御灵喂到40的白藏主66的(˶‾᷄ ⁻̫ ‾᷅˵)

hhhhh这个脑洞,赞

弦歌翎:

一个毒脑洞,大概是妖狐/大天狗无差。蓝胡子的故事。


从前有个狐妖,生得风度翩翩、仪表堂堂,除了善于讨好女孩之外,再没有什么别的缺点。这个妖怪很长时间都找不到伴侣,因为传言他会把美貌少女诱骗回家杀死,女孩们一看到他,吓得转身就跑。
有一天他结了婚,对方也是男性,大概因为听闻他名字的女孩都不敢接近妖狐的缘故。这位妻子(或许该叫丈夫?)也生得极好看,金色短发,黑色发亮的翅膀,除了腰间挂着的恶鬼面具,一切都符合妖狐的审美。这位妖怪搬进了妖狐的城堡,成了这里的新主人。他的名字叫做大天狗。
两人和和美美过了一个月。在这之后的某个清晨,妖狐告诉他的丈夫:
“我有重要事情要离开一次,至少六个星期。我出门期间请你自行安排,可以邀请一些亲朋好友。带他们去乡下走走,做些菜肴招待他们。”
说完之后,妖狐又交待丈夫:
“这是两个大库房的钥匙。里面放着我最喜欢的家具。这是开金银食器房间的钥匙,这是保险柜上的钥匙,这是珠宝箱的钥匙。这是一把开家里所有房间的万能钥匙。这把小钥匙是开底层大走廊靠边一个小房间的钥匙。其他房间,你可以开门进去。不过靠边那个小房间你不许进去。要是进去了,可莫怪我生气。”
年轻的丈夫答应一定照他的话办。两人拥抱过后,妖狐乘上漂亮的四轮马车走了。


大天狗邀请了朋友来城堡做客——既是为了打发时间,也是想让朋友们知道,妖狐不是传言里那个连环杀手,好叫他们放下心来。
朋友们参观了他家的寝室,大大小小的房间和库房。那些房间布置得非常精致,一处胜过一处。后来他们又上楼去,走进两个房间。那里摆设着最豪华的家具,墙上挂着墙帷,床铺、睡椅、大橱、柜子、桌子、镜子、样样俱全。真是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现在可以放心了吗?”
在场最见闻广博的青行灯说:“我所听见的妖狐传闻和其他不一样,他杀死女子不是为了别的,而是要把她们做成人偶长期欣赏。你还有一个房间从没进过,为什么不打开看看呢?这样才能排除他的嫌疑。”
大天狗觉得她说的有理,决心待会自己单独去看一看。他送走了朋友们,自个儿从后面的小扶梯走下去。他走到小房间门口,不由停下来,犹豫一阵,思考这值不值得辜负妖狐把所有钥匙都交给他的信任。
大天狗克制不住,还是拿出钥匙来开了门。起初,他什么也没看清楚。因为里面窗子关着。过了一会儿,他才看出地板上的斑斑血迹,里面都是年轻女子的尸体,做成了雕像姿态,各种神情动作都见得到。
大天狗气得发抖,手一松,钥匙落在地上沾染了血迹。他拾起钥匙,锁上了门,等待妖狐回来。


第二天上午,妖狐回来了。他告诉自己的丈夫,他要办的事已经顺利结束。他的丈夫有些冷淡地回应道,说他很快回家,自己很高兴。
大天狗拿出钥匙,要把它还给妖狐。因为在那之后大天狗并没有对钥匙做任何清洗,妖狐一下就看到了上面的血迹。他装作不知情的样子,问道:
“这是什么?”
“被你杀死的无辜女孩的鲜血。”
妖狐扑上去,紧紧攥住大天狗的双手,叫对方没办法逃脱。他笑着对自己的丈夫说:
“这不成,我很不高兴——你既然不顾我的叮嘱进了那个房间,那就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大天狗的脸色有些苍白,但依旧镇定。“你要对我做什么呢?”
妖狐从没见过像他这样死到临头还要嘴硬的家伙,反而对他多了一分喜欢。“你挣扎的样子真不错。因为你是我收藏中最特别的一个,这次就让你来决定要用什么姿势死掉。”
“既然我非死不可,那就请你给我留些时间,让我向天照祈祷。”大天狗叹了口气,把妖狐的手掰开,对方捏得他有些疼。
“好吧,那我给你五分钟时间,不许超过一分钟。”妖狐说。
妖狐在他的密室准备杀人的工具。大天狗上到露台,将祭品摆在地板上,向上天祈祷:
“请让我觉醒。”
妖狐将工具收拾好,走到院子里对着他的猎物喊道:
“请不要尝试自杀,没有专业处理的尸体就算能够修补,也会很难看的!”
这时大天狗已经祈祷完毕。他的模样可以说是面目全非:翅膀由纯黑变成了杂色,头发乱蓬蓬
,那个恶鬼面具变得更难看了,大天狗把它戴在脸上。这副模样可真是丑的难以形容。
大天狗从露台上直接跳到妖狐眼前。还没等他使出羽刃暴风,妖狐惨叫一声,捂着眼睛落荒而逃,一下子就不见了。

那年的乌丸也是这么冷吗